《被讨厌的勇气》

「目的论」认「目的论」认为我的不幸都是自己选择的。意外?对于外界来说,「我」是一个整体,但其实在内部分裂得很,可以简单分为一个蓝小人和一个红小人。基于基因和本能做决定的蓝小人力量更强大,做出不明智的选择其实也不意外。解决之道也很简单,锻炼红小人把蓝小人打趴下就行了🥴

一切烦恼来自人际关系?不敢说是一切,至少绝大部分是。比如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;又比如剪不断理还乱… 让事情变简单的方法就是「课题分离」,只需要考虑一下“某种选择所带来的结果最终要由谁来承担?”就能区分是谁的课题。不要去干涉别人的课题,也不要允许别人干涉你的课题。 课题分离看起来就像是自私、不近人情、冷血、不好相处…必然会和旧的道德观念发生冲突,必然会被更多的人讨厌。这时候就需要有「被讨厌的勇气」,才能好好应对那些厌恶。讨厌就讨厌,没必要为了满足别人的期待而活,毕竟,若你都不为你而活,那还有谁会为你而活呢。

共同体、自我接纳、他者信赖、他者贡献🤔 为我的不幸都是自己选择的。意外?对于外界来说,「我」是一个整体,但其实在内部分裂得很,可以简单分为一个蓝小人和一个红小人。基于基因和本能做决定的蓝小人力量更强大,做出不明智的选择其实也不意外。解决之道也很简单,锻炼红小人把蓝小人打趴下就行了🥴

一切烦恼来自人际关系?不敢说是一切,至少绝大部分是。比如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;又比如剪不断理还乱… 让事情变简单的方法就是「课题分离」,只需要考虑一下“某种选择所带来的结果最终要由谁来承担?”就能区分是谁的课题。不要去干涉别人的课题,也不要允许别人干涉你的课题。 课题分离看起来就像是自私、不近人情、冷血、不好相处…必然会和旧的道德观念发生冲突,必然会被更多的人讨厌。这时候就需要有「被讨厌的勇气」,才能好好应对那些厌恶。讨厌就讨厌,没必要为了满足别人的期待而活,毕竟,若你都不为你而活,那还有谁会为你而活呢。

共同体、自我接纳、他者信赖、他者贡献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