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永久档案》

从上个月开始看,断断续续看了一个多月,终于看完了… 因为看得这么慢,所以看了后面的就忘了前面的,看完全书也感觉不知道看了什么。 感觉像是白看了,但看得过程中,还是有些感触的,总算还有点收获?

全书三个部分,先是花大篇幅介绍了他的童年,然后是工作以后的一些经历,最后则是揭秘棱镜计划前后的经历。

一开始就是奔着棱镜计划来看这本书的,所以前面很大篇幅的童年经历,看得有点不耐烦,但后面慢慢地理解了。 当你做一件不合常理甚至「违法」的事的时候,想要获得他人的认同的话,最好还是好好的讲一讲你的想法,你的经历,你这么做的原因。 正是因为他的父母在他童年就给予他良好的教育,早早的就接触计算机等高科技新事物,才有了后来的事发生。 我觉得,他的童年是充满安全感的,所以成年的他才有可能选择为了道德与良知与美国政府作对。

朦胧记得,新闻里介绍他的时候,用的是「承包商」这个词。 听起来感觉就像是临时工一样不靠谱,这样的流动人员能接触到机密信息的可能性高吗?! 但若事实如书中所讲,这个所谓的承包商制度,是为了避过某些限制或为了更好的完成工作而实行的,工作内容其实和印象中的正式员工没啥区别。 而且,真正能够获取棱镜计划相关机密资料的时候,是作为国安局正式员工存在的。 所以,不知道为啥一介绍 Snowden 就说是承包商… 或许如书中所说,是为了降低 Snowden 爆料的可信度吧。


最关心的的部分,摘录一段:

棱镜计划让国安局可以定期由微软、雅虎、谷歌、脸书、Paltalk、YouTube、Skype、AOL及苹果收集资料, 包括电邮、照片、影音聊天、网络浏览内容、搜寻发动机搜寻,以及所有储存在他们云端的其他数据,将这些公司变成知情的共犯。 不过,上游收集更具侵入性。它可以固定从私部门网络基础设施,像是全球网络流量的转换器与路由器,经由太空卫星和高容量海底光纤电缆,直接抓取资料。 这项收集是由国安局特别资源行动小组负责,他们打造秘密监听设备,植入全球网络服务供应商的企业设施内部。 加总起来,棱镜计划(由网络服务供应商的服务器强制收集)和上游收集(由网络基础设施直接收集),确保全球信息都可受到监视,包括储存的与传输的信息。

一直以来,都默认所有的商业公司都是不可信的,包括谷歌和苹果。 所以,一直以来都在尝试实现一些工具,替代现有的服务,离线、加密、局域网、近场通信是必要的。 数据,还是应该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可惜能力精力有限,这些工具都还没有达到1.0的状态。 就目前国内的局势看来,是需要加快脚步实现这些工具了。


另外,书中提到的一些纠结也让我感同身受。

我心里可怜这些无辜、贫穷的普罗大众,他们是真正的受害者,一举一动都遭到政府监控,而负责监视的是他们心爱的装置。 我告诉自己:闭上嘴巴!别小题大作,他们过得很开心、他们不在乎,你也不需要介意。 快点长大吧,好好工作赚钱养家,这就是人生。
“如果我这么做的话,”她说道,“我等于放弃我的生活乐趣、抛弃朋友。你以前也很爱与朋友联系。”

意识到某些问题的时候,会不由自主的与身边的人分享和讨论。 但,得到的消极回应多了以后,就慢慢发现,其实你认为重要的那些东西,隐私、自由、公平、平等在很多人看来, 真的比不上每天的柴米油盐,比不上召唤师峡谷,比不上刷不完的短视频,比不上安逸的生活。 以前看六四相关视频的时候,看到柴玲哭着说「中国人不值得」。 这句话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,这些年的经历更是不断的验证这句话。 这两年,反省了自己的这些年。觉得还是自己傲慢了,你一个普通人凭什么觉得你可以改变这个社会,凭什么认为你就是对的。 这么想以后,还是以调整努力方向逃离纷争为主。 即然无力改变也不愿意接受,那还是自己好好努力逃离这个地方吧,去一个能接受的地方,互不干扰。 改变世界的事,留给 Snowden 这样的传奇人物去做吧。

毕竟对于你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,想要好好活着都已经拼尽全力了。


house